關於部落格
  • 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司法公正受質疑 逾百城市爆發抗議

  □本報駐華盛頓記者陳小方   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郡的大陪審團11月24日裁決,不對今年8月9日在該郡弗格森開槍射殺手無寸鐵的黑人青年布朗的白人警察威爾遜提出任何指控。聖路易斯郡檢察官麥克庫羅奇在宣佈這一裁定時表示,大陪審團認為“沒有可能的理由”對威爾遜進行指控。布朗家屬的律師克魯普隨即表示,大陪審團的審查有失偏頗,裁定有失公正。   130多城市爆發抗議示威   大陪審團的裁決宣佈後,弗格森等地當晚隨即爆發了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活動。在首都華盛頓的白宮門前,也有抗議者集結。弗格森所屬的聖路易斯地區更是一夜混亂,槍聲頻傳,併發生多起縱火和搶劫事件。   裁決一經宣佈,弗格森民眾的示威游行迅速演變成嚴重騷亂,爆發警民衝突。警方發射催淚彈和閃光彈反制。聖路易斯聯邦指揮部表示,弗格森當晚大約有61人被逮捕,罪名包括非法集會、縱火和盜竊。警察局長貝爾瑪稱,警察遭槍擊、遭到民眾投擲石塊和其他物品,他本人總計聽到約150次槍聲,但警方並沒有回擊,群眾無人受傷。他強調,儘管截至目前還沒有出現嚴重傷亡,但這次騷亂“遠比”今年8月9日布朗被殺後的騷亂更為嚴重。   “布朗案”凸顯了美國長期存在的種族緊張情勢以及對執法機關暴力執法的不滿,不僅在以非洲裔為主的弗格森,全美都有類似情況。連日來,因大陪審團裁決而引發的新一輪抗議示威不斷蔓延,從東部的紐約、華府、波士頓、芝加哥、亞特蘭大一直延伸到西部的洛杉磯、西雅圖等地。據美國有線新聞網消息,抗議活動如今已經波及到全美至少34個州的130多個城市。抗議者們舉著標牌為布朗鳴冤,要求公正對待此案。一些示威者還阻斷橋梁、隧道和主要公路,但大多數地方都選擇了和平抗議的方式。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大陪審團裁決公佈後也發表講話,呼籲民眾採取和平方式表達觀點,同時也呼籲執法部門保持節制。他說,有些人會認同,有些人會對此感到憤怒,這是“可以理解的反應”,但他也指出“應該接受大陪審團的裁決”。   大陪審團“不願”指控警察   根據報道,這個由9名白人和3名黑人組成的12人大陪審團,自8月20日開始,對布朗案進行了3個月的秘密審核,每周開會一次,共耗時70小時,核查了大量證據,提問了60名證人,最後又用兩天時間開會討論,考慮了從一級殺人至非故意殺人的5種指控可能,才於11月24日中午作出“不指控”的最終裁決。   此間一些輿論認為,這一裁決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因為早先泄露的消息已經使大多數觀察人士斷定,“指控是不可能的”。不過,分析指出,這次裁決還是“不正常的”。分析稱,大陪審團幾乎都是會做出指控裁決的,或者至少是在不涉及到警察的案件中,他們是這樣裁決的。前紐約州首席法官瓦切勒曾講過一句名言,即檢察官可以說服大陪審團“指控一個火腿三明治”。數據顯示,他的這番講話幾乎沒有誇張。據司法統計局的數據,在2010年,美國的訴訟案件達到16.2萬宗,這也是近年紀錄中最多的;而大陪審團只對其中的11宗裁決不予指控。   有關報道稱,是否指控威爾遜的案件是在州法院審理的,而不是聯邦法院,因而數據不能直接對比。與聯邦法院不同,大多數州,包括密蘇里州,都允許檢察官在一名法官前進行預審而決定是否提出指控,並不一定要由大陪審團裁決。這意味著,許多常規的案件幾乎不用經過大陪審團審查。法律專家一致認為,在任何層次,檢察官不能成功獲得指控認可是“極為鮮有的”。伊麗諾斯大學法律教授德雷波爾德說,如果檢察官要提出指控而得不到認可,那就意味著哪兒出了可怕的錯誤,但這是不會發生的。   分析稱,在涉及警察開槍的案件時,情況可能就是“例外”。根據媒體報道,大陪審團常常拒絕指控執法人員。最近休斯頓的一項調查發現,近年來在休斯頓和其他大城市,涉及開槍的警察都無一例外地被免於起訴。如在得克薩斯的哈利斯郡,自2004年以來,大陪審團還沒有指控一名涉案警察;在達拉斯,在2008年至2012年之間,大陪審團覆審了81起案件,只確認了一個指控。犯罪學家史汀遜的獨立研究也發現,值勤中開槍的警察很少受到指控。   分析認為,大陪審團“不願”指控警察至少有三種可能的解釋。第一種解釋是,陪審員存在偏見,傾向於相信警察,認為警察使用武力是正當的,既使證據顯示的情況相反。第二種解釋是,檢察官存在偏見,因為在犯罪案件中,檢察官要依賴於警察配合,所以一般會有意或是無意的只提交一些並不嚴重的涉及警察的案件由大陪審團來裁決。第三種解釋是,檢察官只提出他們認為可能會作出指控裁決的案件。但在關註度較高的案件中,如警察開槍案,既使檢察官認為案件分量不夠,他們也可能會感到要提出指控的公眾壓力。   密蘇里大學法律教授特拉亨伯格表示,在布朗案中,檢察官對是否要提交給大陪審團來審查並沒有選擇,要是他以證據太少而拒絕提交,那幾乎是不可想象的。分析稱,由於缺乏公開的數據,還很難完全說清楚聖路易斯大陪審團為何“如此不願”指控警察的原因。聖路易斯檢察官麥克庫羅奇表示,他計劃公佈該案有關的證據,以讓公眾有機會來評判大陪審團的裁決是否體現了正義。   執法體制過於“碎片化”   “布朗案”案情的發展和大陪審團最後的裁決在美國內引起了激烈的爭論。一些輿論認為,“布朗案”是一個悲劇,其原因在於美國執法體制過於“碎片化”,導致警察執法水平高低不一,特別是地方警察由於培訓不達標,執法不當乃至濫用權力成為一種常態。   曾在洛杉磯從警17年的杜塔博士說,美國執法體制的“碎片化”令人不安。長期以來,美國形成了包括市、郡、州和聯邦警察的特殊執法體制,雖然地方警察構成了執法隊伍的大部分,但這些地區警察又進而分化為主管住房、交通、機場、學校乃至公園的警察等。這種複雜的網絡結構,既導致了職權範圍的交叉,又引起了重覆和混亂。   根據美國司法統計局的數據,美國共有近18000個警察機構,共76.5246萬名警察,但有一半以上警署的警員不足10人,四分之三的警署轄區人口不到1萬人。按照規定,如果一個地方無力維持自己的執法力量,就需要與轄區所屬的郡警或鄰近轄區的執法機構簽署執法協議,將當地執法交由合同方履行。杜塔認為,執法體制的“百納衣”結構,不僅使執法能力和效果大大折扣,也缺乏統一的執法行為標準,給警察留下了大量的自主空間。   一些輿論則認為,問題的根源在於種族歧視,從而加劇了有色族群對執法機構的不信任。《華盛頓郵報》網站11月25日發表評論員米爾班克的文章說,“弗格森提醒我們,美國仍然存在著種族問題。”文章說,聖路易斯的檢察官麥克庫羅奇並不想起訴槍殺黑人青年布朗的白人警察威爾遜,他在這類案件中的記錄都是保護警察的。文章說,麥克庫羅奇的父親曾是一名警察,但被一名黑人嫌疑犯殺害。他在迄今23年的任職中,從沒有對開槍的警察提出過任何起訴。   米爾班克在文章中指出,麥克庫羅奇甚至對不利於威爾遜的證詞前後不一絲毫不介意。文章說,麥克庫羅奇在11月24日晚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威爾遜停下車來攔住布朗,因為威爾遜認出他是一個小偷嫌犯。但是,弗格森警長傑克遜此前已公開表示,那次偷盜案“與(威爾遜)停車沒有任何關係”。而當麥克庫羅奇最後表示希望人們對布朗案裁決的反應是“通過改變以至於不再發生類似事件”而被問到他有何建議時,他卻無言以對,只是表示“沒法回答這樣的問題”。   種族鴻溝更難以彌合   從形式上講,“布朗案”到此算是有了一種結局,儘管美國聯邦司法部對弗格森警署執法中有無違反民權問題的獨立調查仍在進行之中。然而,正如大陪審團裁決所激起的廣泛抗議所昭示的,美國的種族鴻溝也將更難以彌合。   美國南部窮人法律中心的科亨表示,弗格森事件突出了“美國的偏見和司法體制的缺陷”。他說,弗格森事件形象地揭示了警察和那些他們保護的人群之間的鴻溝究竟有多寬,“這個鴻溝是由我們國家的歧視歷史構成的,而我們現行的司法體制中的系統性的偏見加深了這道鴻溝。這是一個滋生懷疑和不信任的鴻溝,是一道削弱我們司法體制公正性的鴻溝”。   奧巴馬在裁決後的講話中也承認,弗格森事件“提醒我們作為一個國家還面臨著更大的挑戰”,那就是,“在這個國家的許多地方,執法部門與有色族群之間存在著的深刻的不信任”,其中,“有些是這個國家的種族歧視所遺留下的結果”。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伴隨著民權運動的發展,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有所改善,但無論是在經濟和社會其他領域,種族歧視積弊依然嚴重。生活貧困、缺乏就業機會、執法和司法審判體系中的種族歧視,導致有色族裔,特別是非洲族裔的入獄率遠遠高於白人。   在聽到大陪審團裁決後,弗格森居民、一個有4個男孩的非洲裔母親戴德蕾滿含眼淚傷心地說:“我就知道他們以後不能在街頭隨便走動,我真的很害怕,這真是太可悲了。”另一名當地居民丹妮爾氣憤地說:“他們根本不把我們黑人當人,他們把我們看成是罪犯。這就是在美國作為黑人的感覺。”在亞特蘭大的莫雷豪斯大學,約200名學生聚集在一起,他們高呼著那些被警察槍殺的黑人們的名字,高唱著美國民權英雄馬丁路德金的名言。   路易斯是一名來自費城的退休白人警察。他說,他到弗格森參加抗議,支持示威者,就是要提醒人們關註全國各地警察過度使用武力的問題。他說,黑人常常被看成愛搗亂的罪犯。他不反對警察,但反對道德敗壞的警察。他說,有說法稱,白人警察會毫不猶豫地拔出槍來對付黑人,這其中很多是真實的。他認為,美國警察應提高對種族問題的敏感性,因為“全美有1000個弗格森”。   (原標題:美司法公正受質疑 逾百城市爆發抗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